荔枝视频app污免费下载

  江临岸看着手机屏幕闪了一会儿,没有接,几分钟之后铃声再度响起来,他用手蹭了下额头,接通。“喂,是我。”那头声音一听就很急。江临岸却气定神闲地翻着手里的文件,只轻轻“嗯”了一声。沈瓷在那边顿了顿,问:“你现在在哪儿?”“公司。”“方不方便见一面?”江临岸觉得这女人有个特点,即她需要你的时候会直奔主题,丝毫不含糊,可她不想理你的时候就跟木偶一样,冷冰冰的好像谁都欠她。江临岸的手指在桌上敲了敲。“不方便!”“只需要耽搁你几分钟,有点事想问你!”“可是我没时间。”江临岸回答得很坚决。沈瓷压了一口气:“那你什么时候有时间?”“凌晨之后吧,我一会儿有个视频会议!”“好,那我去你公司等你!”“……”沈瓷直接挂了电话,丝毫没有给对方留回绝的余地。江临岸拿着手机有些莫名其妙,但随后又笑出来,他似乎又发现了这女人身上的一个特点——决策干脆,做事果敢,一旦锁定目标便勇往直前,几乎不受外界干扰。再想到她那张脸,总是一脸清淡,无欲无争,不了解的人大概很容易被她的外表所骗,可其实也是个会处心积虑的女人。联盛总部大楼位于甬州科技软件园内,沈瓷直接从小区打车过去,地址其实很好找,几乎没有哪个出租车司机不知道联盛吧。半小时之后沈瓷已经站在联盛总部门口,之前她一直以为联盛总部应该会是那种几十层高的摩天大楼,可眼前的景象与她想象的截然不同。这完全是一个半开放式的花园风格建筑群,一眼看过去有十几栋楼,但楼层都不高,大多控制在4-7层之间,楼与楼之间的布局看似没有规律,但都围绕综合体大楼而建,就像一个看似分散但实则紧密联系的社区。沈瓷之前也对联盛有过一定了解,国内近几年最大的网络商业公司,从做门户网站开始发家,拥有国内最大最早的电商平台,同时业务涉及零售,金融,通信,大数据服务等多个领域,近几年正积极拓展文化和传媒产业,与大塍的战略控股便是其中第一步。当然,这些都是沈瓷从网上了解的一些信息,应该只是皮毛,具体再深入一些的东西她就不清楚了。沈瓷站在联盛门口有些犯难,首先她不清楚江临岸的办公室在哪栋楼里,其次她似乎进不去。门口有保安守着,进门都需要刷卡。她抱着手臂在风里站了一会儿,最后还是给江临岸打了电话。“我到了,在门口,麻烦你开完会之后告诉我一声。”口吻硬硬的,没有丝毫迂回。江临岸发现这女人真的不会寒暄,也完全不懂人情世故,既然是她巴巴跑来有事找他,这种时候难道不应该客气一点么?可现在跟他讲话算什么口气?就跟通知他一样!江临岸很浅淡地“嗯”了一声,遂即挂了电话。沈瓷开始安安静静站在门口等,这个点楼里还有很多灯火亮着,也不时有加完班的员工从里面出来,想想真是好拼啊,可这就是城市里最真实的一幕,灯红酒绿之外是用时间和精力熬出来的拼搏,更何况联盛是什么公司,很多人挤破脑袋都想进,你或许稍稍懈怠一下就会被淘汰。沈瓷明白这种危机感,两年前她刚来甬州的时候也有过这样三天两头加班的生活。她在门口站了十几分钟,冷得有些受不了,于是把围巾裹了起来,几乎包住大半张脸,只露出一双眼睛。“沈小姐?”沈瓷回头,见面前站着一个姑娘,看着好像有些面熟。“您还记得我吗?我是江总的秘书AMY,之前在青海见过啊。”沈瓷想起来了,她将围巾往下面拉了拉。“记得,当时想坐你的车去机场,你推了我一把。”那一把沈瓷摔得不轻,手掌被地上的石头割破了,痂前阵子才完全脱落掉。AMY有些尴尬:“不好意思,我脾气急,您千万别介意。”沈瓷没吱声,也没什么表情。AMY瑟瑟地笑了一下:“江总让我来带您进去,先跟我走吧,外面挺冷。”态度更显讨好了,可沈瓷还是没什么反应,AMY只能忍着,先走前面给沈瓷带路。一开始AMY还试图跟沈瓷搭话,边走边介绍每栋楼的作用,建筑风格,以及里面囊括的事业板块和部门,可沈瓷跟在后面一点回应都没有,AMY也只能作罢,安安静静地当一个带路人,一直把沈瓷带到后面一栋楼里,7层,AMY指着顶上还亮着灯的窗户。“那就是江总的办公室。”沈瓷抬头看了一眼,整栋楼除了大厅之外那是最后一盏灯了,孤零零地亮着。“他经常加班到这么晚?”沈瓷突然开口。AMY愣了一下,终于说话了,她赶紧回答:“是啊,我们江总是公司里出了名的工作狂,如果没什么应酬的话他几乎天天在公司加班,再加上最近事情确实多,他这一周每天都过了凌晨才回去的。”“……”原来也是个挺无趣的人啊。沈瓷没再多问,跟着AMY进了大厅,等电梯的时候AMY还在讲:“江总真的是超级拼啊,几乎全年无休,而且他女朋友又不在身边,除了工作他可能也没什么可做了吧…”电梯就在AMY的滔滔不绝中下来了,门打开,她突然止住了,几乎一秒变脸,笑盈盈地朝电梯里打了个招呼。“江总,您也还没下班啊!”沈瓷猛抬头,见电梯里走出来一个穿西装的中年男人,没理会站面前的AMY,很快从她身边走了过去,擦肩而过之时还撞了沈瓷一下,沈瓷只觉脑中轰隆一声,像是一股电流瞬间传到了她的四肢百骸,心口抽搐般的疼痛。“沈小姐,进来啊!”AMY已经进了电梯,见沈瓷一脸刷白地站在那不动,又催:“沈小姐?”沈瓷这才回神,感觉后背已经起了一身汗。“你刚才叫那个人什么?”AMY顿了一下才懂,笑着回答:“你说刚才从电梯里出去的人吗?”“嗯,他也姓江?”“对啊,他是我们公司的一把手,楼上小江总的大哥。”电梯上升的时候沈瓷感觉自己的手一直在抖,她只能死死揪住五指,揪到手心里冒汗,电梯终于停在了七楼。AMY带着沈瓷出去,出去之后是一条走廊,两边有几间会议室,最南端的房间亮着灯,门上挂了“总经理办公室”几个字。“就这!”AMY敲了一下门,“江总,沈小姐到了。”“让她进来!”里面传出冷硬的声音。AMY缩了下头,回头跟沈瓷讲:“江总应该还在里面开会,你先进去等吧,我要下班了。”说完便走了,沈瓷在门口又站了一小会儿,推门进去。进去先是一个接待室,有沙发,茶水桌和电视机,墙边亮了一盏地灯,所以接待室里的光线偏暗,而临岸的办公室在里面,门关着,与接待室之间用一大片玻璃隔开,沈瓷通过玻璃能够看清里面的场景。里面相对于接待室而言灯火通明,江临岸似乎真的还在开会,坐在椅子上对着电脑屏幕说话,偶尔在面前的文件上划几笔,表情时而严肃时而放松,严肃的时候他会皱眉,放松的时候嘴角便会往上扬一点,还有思考,沈瓷发现他思考的时候喜欢用手指蹭额头……沈瓷就像个旁观者一样站在那里看了一会儿,当时的场景有些怪异,她安安静静地看,里面的男人也完全投入在会议中,整个过程两人都互不干扰。一场会议开了两个小时,为了合同上的一个条款互相胶着,结束的时候江临岸已经口干舌燥了,想起来还有沈瓷,可抬头却见接待室里已经没人,大概走了吧,毕竟已经这么晚。江临岸心里多少有些失望,将桌上半杯凉掉的咖啡喝光,关电脑,关灯,拿了大衣和车钥匙出去,可门一开却见沈瓷趴在沙发角落里的扶手上睡着了,膝盖上盖着大衣,围巾一头拖到了地毯上。江临岸不自觉地嘴角微扬,走过去帮她把围巾捡了起来,正准备推醒她的时候发现她额头上一层汗,眉头皱得生紧,拳头也死死握着,好像在跟谁进行殊死拼战似的。“喂,醒醒!”江临岸轻轻拍了下她的肩膀。沈瓷一下子就弹了起来,满脸刷白,瞳孔睁大,目无焦距地看着前方一口口喘气,江临岸被她的样子吓到了。“怎么了?”沈瓷听到声音才稍稍收魂,目光挪过来一点,定在江临岸脸上。江临岸被她惊恐的眼神看得有些毛骨悚然。“做噩梦了?”对,噩梦,只是一个噩梦而已!沈瓷重重喘了口气,死寂一般的眼神终于缓和了一些。“抱歉,睡着了。”她声音有些沙哑,江临岸皱着眉,怎么看都觉得她有点不正常。“你会开完了?”“完了。”“那……”沈瓷将盖在膝盖上的大衣拎在手里,起身,“现在有没有时间聊聊?”“可以,走吧。”“去哪儿?”“先找个地方陪我吃点东西。”“……”偿还:借你一夜柔情